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相擁而眠


同倫太太 @挚爱白月光
試圖發糖。

今日关键词:相擁而眠

芥川龍之介是一個睡眠很淺的人。

其實這一係列罪應應該歸於太宰治,在太宰教導芥川的時日裏,芥川就沒有睡過一次安穩的覺,或是因為高強度的訓練導致所導致的神經緊張,或是因為半夜太宰治總是會突然像芥川攻擊美其名曰“敵人可不會因為你睡覺而放過你”導致芥川長時間繃著神經不敢入睡,再或者是在剛準備入眠的時候就被太宰治一個電話打來,無非是自殺失敗或是被約會的小姐甩在路邊的小事,但芥川還是會一言不發起身去找太宰治而浪費睡眠時間。

太宰治現在十分十分十分的後悔。當初做什麼不好非要去折騰小笨蛋君的睡眠。

自從芥川答應搬過來和太宰治住在一起之後,太宰治才意識到睡眠這件事的嚴重性,每次夜深回來都能看到芥川一個人坐在窗戶邊上,巨大的落地窗透和散落一地的月色清晰的映照出芥川蒼白的臉色。太宰每次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夜色中的白玫瑰,嬌柔的似乎一捏就會破碎成粉末。
然後他輕手輕腳的準備走過去準備抱起自家的小笨蛋君上床時,在接近的最後一刻芥川總會睜開眼睛,然後用沙啞的聲音說上一句“歡迎回來,太宰先生”。
太宰治覺得人生很失敗。

對吧,不爽,真的十分不爽。不能抱著熟睡的戀人正大光明的觀察他似蝴蝶般隨呼吸顫動的睫毛和微微起伏的胸脯,無法感受他在懷裏像小貓一樣粘人撒嬌的可愛模樣,不能摟著他柔軟腰肢在耳畔呼出曖昧氣息說些平日埋藏在心裏的動人情話。......接近崩潰的太宰治在瞬間理解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芥川君在我沒有回來之前先去睡吧?”
又一次太宰治的偷襲以被發現失敗告終,他無奈的抱起因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不動而身體有些僵硬的芥川往臥室走去,太宰有些愧疚,每天芥川都在等自己回家才入睡,自己忙碌的也一沾床就睡著,這些天看到芥川眼眶下愈發明顯的烏青眼圈才想起,芥川會不會習慣一個人睡以至於失眠亦或是自己的聲音會驚醒芥川。

“沒有先生在下睡不著。”

“不怕我是偷襲你的敵人嗎”

“我認得先生的味道。”

過了片刻,又補上一句。
“聞不到這種味道,睡不著。”

芥川把頭埋在太宰治的懷裏,聲音悶悶的,帶著明顯的倦意,太宰治愣住沒想到芥川會說出如此帶有撒嬌意味的話語,隨著嘴角揚起心情愉悅起來,很少能看見如此可愛的芥川君啊,簡直是人間至少的珍寶。

兩人著衣上床入睡的時候,太宰沒有像往常那樣枕肘就入眠,他一個側身便摟住了芥川。
芥川很消瘦,甚至可以用纖細來形容他的身體,似乎在用力些觸碰就會泯滅成隨風而逝的碎片。

芥川沒想到自己先生會突如其來把自己摟在懷裡,呆愣的望著太宰治眨巴眨巴眼睛。
.....嗯?..等等等等!請,請不要摟著在下...!
然後太宰治就看到芥川像一隻收驚的貓咪一樣在他懷裡扭動掙紮,蒼白的肌膚在瞬間染上淡淡的緋色。
“最近冷落芥川君了啊。況且不是說睡不著嗎。”
太宰治裝模做樣的閉上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順帶更用力的把人往懷中送使人更貼近自己,少年獨有的清香氣息彌漫充斥著太宰治的腦海。

“好了好了快睡覺,乖。”
太宰治用哄騙小孩子一樣的語氣堵住了芥川急於辯解的話語,然後便佯裝已經睡著不去理會低聲嘟囔的芥川。
幾秒之後,太宰感受到了少年的手,小心翼翼的環繞住他的腰。
於是他在少年的額間眸前落下一個輕柔而深情的吻。

“晚安,我的小笨蛋君。”

评论(5)
热度(54)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