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鬼怪沒有愛情

同倫喵喵 @4草莓伦 的同居三十題
拖了超級久(。)


单人性转注意

 

 

今日關鍵詞:一起看恐怖電影

芥川龍之介從來不知道太宰子喜歡看恐怖片,換而言之他一直認為自己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更應該喜歡那種粉色的言情劇,但是治子好像也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比如他就會稱自己為芥川君而非芥川先生,明明是比自己年紀小的女高中生啊,芥川想。

“ 啊,也有女孩子會喜歡恐怖電影的哦。”治子小姐看瞇起好看的鳶色眼眸,像一隻慵懶的狐狸。“ ---但也不是喜歡呢 。”
“本質..?”

治子小姐咬着手指沉思了幾秒 電視機中剛好出現了面容扭曲的的紅衣女鬼,她似乎是受到驚嚇般猛縮到芥川的懷裡中,少女柔軟的身體散發着獨有的清香氣味使芥川一征。治子將頭埋深深埋在芥川懷里,身體微微發顫,芥川甚至懷疑她是不是哭了出來。
他能感受到治子的柔順發絲拂過自己的臉頰,隨着治子的強烈呼吸,現實的東西傳了過來。那是一種令人依戀的悔恨,又像是一個只顧等待死亡而跳動的心 。於是芥川抬起的手在空中停停頓幾秒之後還是撫了上去,芥川的手似乎比治子小姐更加顫抖。

“怕嗎。”
“恩。”


 

芥川像是給一隻受驚嚇的貓順毛一般去撫摸治子小姐,他這才發現治子其實瘦弱的可怕,藏青色水手服下的蝴蝶骨似乎要真的生長出翅膀那般,芥川龍之介甚至懷疑太宰治子的繃帶下是否只有一身透明易碎的骨架。

 

“ 這就是本質哦芥川君,女孩子可是難以捉摸的生物呢。”
太宰治子突然笑了起來,佯裝推開芥川,就像是普通的女孩子撒嬌那般。芥川愣了幾秒之後回過神來,卻是下意識抱緊了懷中幾乎掉落出懷嬌小少女,當反應自己被捉弄後芥川羞愧得要命,耳根處泛起一絲緋紅,他沒有回答什麼,也不知道回答什麼。

“芥川君,你害怕鬼怪嗎。”

她突然這樣問芥川龍之介,芥川望向治子小姐在野夜中有些發亮的鳶色眼眸有些恍惚。
“ 您不就是鬼怪嗎。”他如此回答道。

對呀,芥川隱隱約約的想,治子小姐會是鬼怪嗎,芥川想到治子蒼白的臉,卻又不像是那藝妓上抹的白粉,治子的皮膚像是透明的精靈翅膀那般透明的青。治子小姐的紅脣也是鮮豔的可怕,像是沾染了某種生物的鮮血,芥川好想用手去摸摸治子的脣畔,想看看他是否真的是尚未凝固的血液。
如果真的是血液那會是誰的呢,芥川想。是治子小姐的嗎,不,應該是自己的鮮血,的確應該是自己的才對。想到這他抓住治子的手有些用力了。

治子小姐突然噗的一下笑了出來,把手舉到燈光之下,慘白燈光之下映出她纖弱手臂的影子也似乎變得更加恍惚迷離了。“你看呀,芥川君”她說“鬼是不會有影子的。”

如果治子小姐真的是鬼怪的話,世間哪有同治子這樣美麗的鬼怪呢,芥川想到了地獄變裡車中的貌美女子,恍惚間燃燒的熊熊火光和治子的面容相互重疊,治子小姐的臉在火光照映下顯得更加妖冶了。

橫躺着的女子輕輕抬起頭來,用小拇指把鬢發撩撩撩,只說了一句,多悲傷啊。*

“ 如果我現在是鬼就好了呀”她說。“ 便不用獨自在這人世間苟活了。”治子小姐不斷轉着燈光之下的手,倒影被拉得忽長忽短。治子小姐會像煙灰一樣在燈光下消散嗎。芥川想。

芥川君啊,太宰治子說。如果化為孤魂野鬼,我將是會在極樂世界中擁抱你的,我將在那去尋找你不朽的靈魂。我想對你做最後一次親吻,最後一次想念,我的心髒也會為你而做最後一次跳動。----如果能非要苟活於世,化成鬼怪也無所謂啊。


 

“ 我並非什麽惡鬼,但也不是什麽善類。”治子小姐突然關了燈,一瞬間光和幻影都蕩然無存,前幾秒的明暗交替恍若一場亦真亦幻的甜美夢境。
芥川看見治子的眼神變得空洞無比,恍若無法凝望的深淵,空谷傳來久遠的回想混入流淌的時光之中。


 

“芥川君。”她說。“我是十足的怪物啊。”

评论(1)
热度(23)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