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莫斯科的十月大雪飘飞

-陀性转注意
-短打自述爽文

我就像在黑暗森林裡獨自逃跑潛藏的少女,紅色裙子是耀眼灼目的火光,卻無法點燃荊棘。我的先生,我知道你愛我,我明白你愛我,在漫長的一千五百五十二萬秒裏面,我猜測你會用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的時間來想我,亦或是將這五分之十二的思念,將這數位化的概念轉化為毫無意義的幾何理論。我們的愛會是化學反應嗎,這份愛會沉澱嗎,亦或是會在慘澹的蒸汽中昇華,在不斷流動的時間硫酸裏,我們會變質嗎,我們會腐爛嗎。我想用福馬林保存你的心,我想用北極的冰雪封住,我想看它在百年之後仍然跳動不止的樣子。你愛我嗎,我的先生,我們的愛可能會變得毫無意義,是在荊棘上漂浮的破碎花瓣,我們的愛會枯萎嗎,會像月光鳥的吻嗎,在這千百個無從解答的疑問中我尋找不到自己的身影,我尋找不到在你的瞳孔中所倒映著的我的影子,我穿過人群,看著騎馬戴劍的你穿過人群向我奔來,但是你的離去也很容易,就如你來的那麼忠誠而猛烈一般,這本身就不是什麼稀奇事呀。我的先生,我知道你愛我,但是愛的是幻想中的我呀,你用愛與鮮血將我沐浴成一個至高無上的女神,我卻活在這最為淒慘悲涼的地獄,我不是聖母瑪麗亞,我沒有被聖水洗禮,我只是一個在貧民窟出生而妄想成為女王的癡女。我的先生,你愛的是那個在一千五百五十二萬秒內用虛無幻想構造的我呢,還是現在這個在光鮮外表之下粗俗醜陋的我呢,我對一切都抱有無所謂,無所癡,無所念,生無常,死無常,朝暮且無常,談何愛恨呀。我在莫斯科冰冷的十月走過,我在那減掉了我的長髮,我及腰的如瀑布般的長髮,我開始無意義的哭泣,開始無意義的大笑,開始對一切事物冷淡而無所謂,我儼然已經成為了莫斯科的寒冬,我不再期待春天了。

评论(5)
热度(37)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