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治子小姐有時犯規

-單人性轉注意



她我面前套好水手服,解開襟上第二個紐扣露出光潔鎖骨和如天鵝般纖細的脖頸,我時常說她太瘦了,她反駁道:我可想變成蕾梅黛絲呢。她胡亂的打了一個慘不忍睹的領結,在櫃子前翻翻搗搗後找出一款豆沙色的唇膏。我記得她以前用的是鮮艷的正紅色,說豆沙色太顯老,卻沒想到涂抹上豆沙色唇膏的治子呈現出一種不一樣的美。帶著寂寥環繞的病美人一般,也使她在病態中更妖冶了。
她轉過身來,冰涼纖細的雙手摟上我的脖頸,栗子色卷曲短發隨著動作微微顫動,她問,織田作,我好看嗎。

我說,我要成為你窗下的殉情者了。

评论(1)
热度(49)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