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月光鳥

陀思妥耶夫斯基婭小姐俯身便吻上了芥川的嘴唇,像月光鳥的吻,她的唇畔是溫熱而帶些許冰涼的瑰色寶石,亞當墜入不帶絲毫情欲色彩的伊甸園,聖經的新約在霧靄彌漫的眼眸中瓦解,煙塵穿透靈魂被釘入十字架滲出殷紅的鮮血。

陀思妥耶夫斯基婭抬起頭,燈光映照在她幾欲透明的蒼白容顏上,使得她更加妖冶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婭握住芥川顫抖而冰涼的手。帶萬千柔光的眼眸直視著他。
芥川先生,她說,我宽恕您。

评论
热度(34)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