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愛情死於深海

*是給列表芥川君的生賀。六十分限時作文(


太宰治曾嗤笑芥川不近女色,後者只是皺著眉頭反駁道,在下不需要無用之物,神情嚴肅惹的太宰治幾欲笑出眼淚,他說芥川君你真是無趣,難道不知古有和歌雲‘女子乃華美’嗎。

芥川龍之介自然是不知道所謂‘華美’的,從小到大身旁的女性可謂寥寥無幾,妹妹芥川銀,下屬樋口,最多在加上個紅葉大姐和鏡花也湊不到五根手指頭,更何況太宰治芥川會把其中幾個當女性對待。

太宰治教得一身全給予了芥川,可芥川卻偏偏未學會太宰治最為得意的三點,煙草,女人,花言巧語。---太宰治稱其為活著的三大樂趣,後來不知道是被哪位橙發搭檔傳到尾崎紅葉耳中,被好生教導一番卻是後話了。

芥川自然是見識過的,想那太宰先生一身好皮囊,魅人的桃花眼向上一挑便不知有多少少女暗許芳心,再加上幾句甜膩的動人情話,便引得小姐夫人們嗔笑起來,而太宰治也是不缺女人上床的,願意飛蛾撲火委身于他的女性不在少數,但她們愛著的只是太宰治容貌,卻從未有人觸碰到他的靈魂。她們褪下華麗衣裙,也有欲迎還休者身著半縷輕紗,而太宰治總會用蠱惑人的虛偽笑容引誘其墮入愛欲的極樂淨土。

太宰治對每個人都說過我愛你,似乎在他口中這句話只是一句單純的謊言或是玩笑,是世界上最荒謬的話語,太宰治這一生說過太多謊了,自己也不知道哪些是真那些是假,所以他也同樣不知道自己是否知曉愛,知曉何為愛,而何又為愛人。

芥川問,太宰先生,在您心中我為何物呢?

太宰治也是對芥川說過我愛你的。那時芥川正被極為前輩拉著去酒吧,勉勉強強嗆了幾口清酒便已經醉的不行。但還好芥川酒品不錯,太宰治趕過來的時候就看見芥川一個人乖巧的低著頭縮在角落裡一言不發。太宰治歎口氣戳他腦門,說小笨蛋君還真是不讓我省心。芥川聽到他聲音卻是抬起頭來,黑色眼眸裡朦朧的像是薄霧,四海八荒轟動的星河便都在裡面了。太宰治覺得自己可能也受到酒氣的熏染了,一瞬間耳畔想起的是煙火大會虛無縹緲的風鈴碰撞聲,
“龍之介,我愛你。”他說。

太宰治的手在芥川的脊椎上滑動跳躍,綻開一朵朵枯骨白花後迅速凋落,他俯下身同芥川的唇畔相互廝磨最終重疊在一起,他的舌間靈巧滑入芥川口腔內肆虐奪走他的氧氣,芥川的嘴角還有少許梅子香氣的清酒味道,讓太宰治忍不住貪戀許久,芥川君的身上有股好聞的香氣,不像是嗆人而又誘人的煙草,也非藝妓身上的脂粉香氣,是令太宰治甘願沉溺的獨有味道。
太宰治又重複了一邊,他說,龍之介,我愛你。我在此說出世界上最為空套而又乏味的情話,我愛你。


芥川君啊,他說,我于你,便是溺於深海的罪人了。

评论
热度(84)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