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芥川君,已經很晚了,我此時是應該就寢的了,盡管我知道這時候睡與淩晨三點睡並沒有什麼區別,我也只能在失眠中度過煎熬的五個小時,但是芥川君,我好難受,我頭痛,胃痛,肚子痛,我的心髒難受到快要炸裂開來,芥川君,我好難受。”

“芥川君,我好想死,請讓我去死吧。”

评论
热度(16)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