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中原中也算是想明白了,無論他回頭多少次,那個叫太宰治的男人也不可能靠近他一絲一毫,對啊,他們的確是最默契的搭檔,也深知彼此的軟肋和弱點,但是誰都沒有主動走向誰的內心。
太宰治走的幹淨爽快,一絲一毫都沒有留下,留下的只有中原中也痛恨而懷念的回憶,這個彼時還會和太宰治大吵一架的小男孩已經長大了,曾經還有過癡心妄想的中原中也已經不存在了,搜消失了,都被一個人帶走了。
中原中也算不算比太宰治可憐呢,他過的豪放瀟灑,一生也沒把什麼東西放在過眼裡,也不會為多死一個人而惋惜,但就是陰差陽錯的把太宰治這個混蛋入了眼,我跟你講個道理,越無情的人越是專情,這個道理適用於太宰治,同樣對於中原中也,越是瀟灑對看重的人便會付出百倍的重視。結果呢?結果可笑的要死,直到最後太宰治都沒有回頭再看他一眼。

中原中也也不會了。

评论
热度(32)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