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失去他之後我似乎一直在迷霧中前行,看不清,什麼都看不清,霧氣也好大雪也罷,只要是能阻礙我視線的會一個不落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必須謹慎,必須時刻警惕,必須謹言慎行,失去了導航就只能在虛無中飄蕩,這時我才明白曾經的我是多麼愚蠢,但是又多麼幸福。

老師也好,南極也好,辰砂也好,都成為了遙遠彼岸的人,我有瑪烙的雙腿和合金的手臂,但是我的心髒的硬度仍是只有3.5。

评论
热度(27)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