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林獨傾。

*

我第一次和他開始深交是因為太芥文推,那時他主動請纓幫我做鏈接,晚上我們第一次連麥時她正坐著父親的車回家,車上放著讓我吐槽的車載DV,我對她說,幹脆以後我們出道成夜店打碟女王好了,她說ok,我等你畢業來找我。

要說圈裡面玩的最好的文手,就黨之為獨傾莫屬了。 她這個人呀,坦率,真誠,厭惡虛偽和做作,她是世間最為坦白的色彩 。她說話從不打掩護,討厭的人就刪,喜歡的人就去告白,她曾經喜歡過一個小哥哥很久很久,然後一月份她說,臨川,我要放棄了,我要過自己的生活。

她時常說自己是酷哥,其實辣雞林獨傾一點都不酷 ,她膽小且懦弱,害怕麻煩別人,一個人孤單的來到這世界上又一個人孤單的走掉,她有很多好朋友,但是沒有幾個走進了她的內心。

我喜歡和她視頻連麥,她在化妝我寫作業,然後和我逼逼叨叨她遇見的人,我們一起挑選耳夾,我說墨觚和你是火機面友誼那我們就是耳夾姐妹花咯,她笑著說好啊。

她的一生坦蕩而痛苦,我不知道她是否被親人理解或厭惡,但她活的不開心,她喜歡鬼老師喜歡豆鬼喜歡自家狗狗也喜歡海子但她唯獨不喜歡這個世界。她和我說,臨川,當心裡醫生問我有沒有自殺的沖動的時候,我很愧疚,因為我膽小到沒有勇氣去自殺。如今她可以對我說,臨川你看,我改變了。但是我卻無法再一次聽到她的聲音了。

我曾對她說,山,我們畢業了要一起去夜店打碟,我要給你寫民國pa 要給你送耳夾,我們以後要一起做好多事情,好不好。她喜歡給我推豆鬼,喜歡安利鬼老師,我卻經常弧她,她也不責怪我。我在學校受了欺負,被不喜歡我的文手diss,她第一個站出來說臨川你真是慘萌慘萌的,我幫你駡爆他們。在我做主催的時候,她說臨川你啥時候寫完文我就啥時候寫完。到現在我也再無法看見她的文字了。

我是無法說出“逝者安息”這樣的話語的,我在她最為難過的時候沒有去陪伴她,我想,她一定可以熬過來的 和上次一樣,聽到她割腕的消息的時候我也在抱有期待,一定能搶救過來的,但是到最後....。我在想如果我抽出一點點時間去和她說說話,五分鐘也好,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我已經哭了很久很久了,哭到眼睛發脹 ,平時她一定會手忙腳亂安慰我,而如今卻只留下我一個人了。林獨傾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和混蛋,她曾答應我要一起好好活下去,現在卻拋下我一個人先走掉了,讓我在無盡的愧疚和自責中淹沒。

林獨傾。
林獨傾。

我初次見到她的時候,是因為她太芥的《蝴蝶》。而如今她也像蝴蝶那樣飛走了。

评论(9)
热度(130)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