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涉川(01)

*是和 @HIPPOhippoHIPPO  @谛卿聆 的联文
*主基调为太芥,相关会打tag
*第一次尝试江湖风,请多指教


「我涉破風海潮,度長川雲霞,千百度追趕你身影,卻只是枕邊春秋大夢,不可尋。」

此去經年,當太宰治一席白袍坐在屋簷下看浩蕩霧氣籠罩華山時,總會擺上一壺清酒放置在身旁,有晨光拂面時會對著空氣發呆後輕笑,他曾對某人笑言要偷得他肋骨釀酒,百年後醉的有血有肉,到如今現世太平自己卻沒得守候好那垂發間末漸變灰白的少年,倒也是宿命惹人怨恨,只等在晨曦和夕陽重合之景出現時敬一他一杯酒,說出那時未曾有勇氣道出之言,這情便是此生都還不完的債了。

藏梅山莊之所以稱之為藏梅,在江湖上倒是有一段動情往事流傳,傳說這莊主鐵血無情,一手將一幫人發展到江湖上人人稱畏的莊派手腕可稱之為冷血,可這位莊主有位甚愛女子名為紅葉,見過這女子的人無不豎起拇指稱讚,女子看不出年齡,容貌卻是一等一的少見,眼角一抹紅似有千萬秋波流轉,手撐紙傘一席寬袖和裝便是繁花也抵不過她展顏一笑。這女子甚愛梅,愛梅的傲骨清高,莊主便為她種滿了梅花,冬日時整個山莊便是一片紅海,清香可傳到巷外十幾米。

今年的藏梅山莊比以往熱鬧更甚,說是莊主為江湖年輕的新血液大辦宴席,時間就定在立春後的第三天,梅花還未凋落,餘香往往更為誘人,也有人不免揣測,這藏梅莊主一向不做虧本買賣,這大宴賓客莫非也是開始了暗中尋找倚靠勢力開始對當今盛世朝廷有了提防,還是說單純的想讓後輩子弟結交親友,一時間江湖說法莫衷一是,傳到了莊主耳裏後者卻也不惱,只是半挑眼眸倚在軟塌上喝著清茶。

“您真是未曾擔心過呀。”身旁紅發女子拂袖為他又添上一盞,茶香和梅香混在一起卻不知比那脂粉氣息好聞多少倍。
“小孩子的玩鬧也成不了太大風氣。”男子放下茶杯輕笑,一身玄色長袍上暗繡銀麒麟,普天下人人皆知龍貴為天子之尊,可又有幾人知曉這比龍還要更甚一籌的,便是上古神獸麒麟了。也難怪說藏梅莊主狂傲不知數,在天子眼前耍滑頭也是第一個了。

“紅葉。”他輕聲喚女子姓名,臉上笑意絲毫不減。“莫不是擔心那兩個小鬼頭了”

話語中未帶不滿,倒是還有些戲謔意味,而小鬼頭自然指的是全山莊無人避之不及的雙黑二人了。黑髮少年名為太宰治,雖離弱冠稍遠,清秀面容卻已是有模有樣,一雙桃花眼更是能勾的人心神蕩漾,他幼年時被莊主撿回後收為關門弟子,許多人羨慕他的好運氣,莊主親授之榮便是首席大弟子也得不到,偏偏是一個毛頭小孩兒,但太宰治的確也沒辜負莊主期望,縝密心思和手段和莊主如出一轍。而一頭耀眼橙發的便是中原中也了,在紅葉的教導下也出落成謙謙公子,他手法乾脆俐落,和西域人特有的冰藍色眼眸一般冰涼。但對於女性倒是禮數俱全,在藏梅山莊有不少歡迎度。

可偏偏這兩人從小就結了緣和怨。太宰治嘲笑中原中也衣著品位極差,而中原中原討厭太宰治看不透的性格,可奈何二人師長關系甚密,兩人無可奈何成了搭檔,幾次任務試手兩人配合倒是默契,果斷殘忍之手法讓人聞風喪膽,江湖人送稱為雙黑從此名聲大響。

紅葉抿嘴輕笑卻不正面回答,只是用芊芊玉指調弄盞中茶葉,倒是拋繡球似的轉了個彎。
“ 莊子那邊可都布置好了?
”莊主也知曉眼前美人小心思,便順著她的話語接下去。
“ 我讓之前去辦了”

說到織田也不能不提起在門派中唯一一個能與太宰治相處甚至能讓太宰本人青睞有加的神奇人物,織田作之助本是旁門左枝一個不起眼的弟子,按輩分太宰治應稱為師兄,卻和太宰在幼年便相識許久,之後莊主發現限其頭腦聰慧頗識大體,從他口中預測之事從未有錯,便破格讓他來到山莊主院。後者也是不卑不亢,除此之外莊主賞賜之物無一拒之門外倒也頗得莊主賞識。

“ 那孩子也是十分可靠呢。”
“自然。”




下一棒 @HIPPOhippoHIPPO






评论
热度(31)
  1. 谛卿聆ANRIO临川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主cp是太芥?!临川老师的文是应该吹爆的!!!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