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林憲明沒有什麼追求的東西也沒什麼執念,更談不上什麼亂七八糟的狗屁信仰,他不會哭也不會笑,除了面對僑梅時眼眸里會稀有的流露出星光。他執著的把過往一切都用那把短刀斬斷掉,甚至想過等還完債務幹脆沉入北大西洋冰冷的海底就好了。林憲明根本不期待在未來會有另一束光明打落進來,因為渴求無果幹脆放棄被愛。

评论
热度(24)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