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他們的愛情如瑪利亞海面上隨波逐流的飛鳥一樣,在溫暖的冬季過後便會飛回西伯利亞寒冷的春,在林憲明死後的第三個季節馬場去了中國,在落魄的巷口找到了林不複存在的家,路邊婆婆笑著的牙像是遠處的黃昏,他想,或許北海道的洋流曾經記得我與他的痕跡。

评论
热度(32)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