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等待是最漫长而痛苦的爱。

 

这是我不知道第幾次失眠了,我知道我並不是睡不著,而是在等他。在漫長的千百個日夜里安特庫再沒有出現,我甚至盼望他在夜半潛入我破碎的夢境中,但他沒有,他丟下我一個人前往月亮上的世界了。 老師對我說,法斯,等一個人會很辛苦。我點點頭,又搖搖頭。我哪是在等待他呢,我是在折磨愧疚的自己,我把他留在了寂靜的荒原,留在了皎月的雲霧上。這份情感以不知何時彌漫我整個身軀然後從淚腺流出。 我會愛人嗎,我愛他嗎。我想,安特庫破碎的南極石碎片已經化為我跳動的心髒了。
评论
热度(45)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