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有時候對方的抄襲是文手自己本身才能看得懂的,因為自己才明白這是他人絕對無法想出的句式和意向,是自我內心的映射,是顫抖著的手寫下的血和淚。

無話可說。

评论(6)
热度(20)
  1. 李寡妇屋里的铁头芳ANRIO临川 转载了此文字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