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我對你仍有無盡的溫柔

*盲狙国一作文题,无视社**观

*取梗时光胶囊,隔着十七年未来收到的信

*小部分意象取自墨觚老师《芥川龙之介的生活》



至  芥川龙之介

 

展信佳,见字如晤。

 

在巨大的櫻花樹的枝幹垂落地面的時候,你應該發現了那處突起,芥川君。那本是你埋藏愛戀與心中期望的未來的泥土啊,於是你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挖開,發現不知何時那些淡黃色的信封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現在你正在拜讀的這封信。

 不要驚訝,不要驚慌,也不要留下你如幼犬般對愛戀之人才會展露的淚水。你定然會在心中發問,說太宰先生,為何在時隔多年您又這般突兀的出現在我的生活之中,您為何拋棄我卻又給我生的希望。---但芥川君啊,你了解你的老師,你也正是這個義無反顧的愛著你的老師,不是嗎。

 

當你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逝去多年。我是如何奔赴波塞冬的懷抱的呢,還是說我死於你的情人懷溫柔鄉,那我是死而無憾的了。-----開玩笑的,芥川君。我是罪人,卻有著最卑微的幻想,我渴求有一天啊,那櫻花的枝幹自然生長,就這樣刺破在樹下沉睡的我的咽喉,我的血液里便有了櫻花的愛戀氣息,你會就這樣目睹這一幕嗎?我是期望的,我期望我最愛的人能夠親眼見證我的死亡美學,我是渴望死於你懷中的啊,芥川君。

 

事實的確正是如此,我深深的愛著你,芥川君。你定會如往常一般嗤笑我,您從未對在下說過真話,您的愛撫與親吻都是虛假的謊言,太宰先生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子。您明明是剪短我蛛絲的惡人,是殺死我心的兇手。然後你一定會哭泣,雙臂像幼貓一樣顫抖,你會說,這時說出口又有什麼用呢,已經晚了,先生。不要哭泣,龍之介,你不要哭,你的眼淚是毒藥啊,每每都在腐蝕我的心臟。我現在是多想去握住你冰涼而纖細的手,我有資格去親吻你的眼眸嗎,我有資格去吻去你的淚水嗎,龍之介,我是個罪人,我已經失去愛你的資格了。

 

 我當然明白你是愛我的,龍之介,你的眼睛里洩露出無線的光影,那是只有我存在的虛空。在我離開人世后啊,你會記得我嗎。在漫長的一千五百五十二萬秒裏面,我猜測你會用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的時間來想我,亦或是將這五分之十二的思念,將這數位化的概念轉化為毫無意義的幾何理論。我們的愛會是化學反應嗎,這份愛會沉澱嗎,亦或是會在慘澹的蒸汽中昇華,在不斷流動的時間硫酸裏,我們會變質嗎,我們會腐爛嗎。我想用福馬林保存你的心,我想用北極的冰雪封住,我想看它在百年之後仍然跳動不止的樣子。

 

我親吻你瘦弱的脊背和胸前的肋骨,我甚至幻想你是否會是我腰間取下的那一根。我親吻你泛紅的耳側,在鎖骨間留下疼痛的愛慾痕跡,我們融為一體,愛慾使人墮落,亦使人華美!我與你交換一個冗雜的吻,你喘息著用纖細雙手抓住我的肩,我說,龍之介,你額前的白色鬢髮美的動人。你是夏娃,是禁忌,是我唯一的慾望。但是龍之介啊,你的愛戀是最為純粹的,而我卻是骯髒而不恥的,你是夏娃,是禁忌,我卻要去紅海尋找莉莉絲了。

 

我在冰冷的十二月去了莫斯科,那裡的白夜亮的刺眼,寒風席卷灰塵而至,我卻未察覺遠方冬國的溫暖氣息,我看著滿街細亞麻卷發的女人,我與不同的女人纏綿,他們如敬仰神明般愛著我這個可憐人,她們在我的耳邊呢喃,說著女性特有的溫潤軟語,她們用纖細的靈巧雙手撫摸我滲血的傷口,用溫軟的唇瓣讓我墜入夢境,他們說愛我---愛我這可笑的欺詐者!她們的眸色是迷人的淺碧色,我卻開始思念你墨色發絲和漆黑眼眸了。

 

芥川君啊,我的芥川君,我是個不會表露情感的怪物,我把這份情感禁錮在心中,那是永不停止的陀螺我的愛可能會變得毫無意義,是在荊棘上漂浮的破碎花瓣,在這千百個無從解答的疑問中我尋找不到自己的身影,我對一切都抱有無所謂,無所癡,無所念,生無常,死無常,朝暮且無常,談何愛恨。但是你要知道,龍之介,我仿佛用著渾身氣血去愛著你,從未像愛你一樣愛任何人,也不會在像愛你一樣去愛任何人,一切光,聲,色,都從你而來,世界因你而生,故事因你而起,我思念你,誓言你是唯一,皆出自垂死的四肢和貪婪的野心,空虛的胃口----你成全了我的生命,我卻只能成為你所有的不幸。

 

 

我們通曉地面到星辰的廣袤空間,卻在地面和頭骨之間迷失了方向,思念和眼淚隔著銀河之間幾千萬年的距離,在從虛假通向愛戀真理的道理中,你不在有銳氣,但只有我知道,你的每一根銳刺,都是對抗世界而愛我的姿勢。龍之介,原諒我,原諒我這樣的人,我常常愚蠢,時時不幸,明白自己罪有應得,卻還是渴望得到救贖,我深知我愛你,可這無法挽回,536112000這個數字單調而乏味,十七年說來漫長也不過如此短暫,你還愛我嗎,你會恨我嗎。恨我就這樣拋棄你孑然一身度過漫長而冗雜的十七年,就如我們那個吻。

 但是龍之介,龍之介,我的慾望,我的月光鳥,我的奧古斯都。直到此時,直到無數個十七的光年過去-----------

 

我對你仍有有無盡的溫柔

 

 

 

评论(5)
热度(118)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