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漸逝而我沒有走近你。



高三封筆,請等我回來。

愛と消える光

给 琴爹@KAWAHIRAKO 拖了半年的配文(

两个月没写文力急剧下降,还经历三次惊险文档丢失虽然最后还是找回来了(......)其实是我流无病呻吟





他是天地間,我所見的第一蘇光芒。

 

 

 

 

我睜開雙眼所見的第一個事物是光。

 

不同於其他寶石是被老師抱回來,第一個擁抱我的人是伊爾洛哥哥。我所見的第一眼是他溫柔的眼眸,那裡面有流光與潮汐,還有降臨的月色和混雜其中的太陽光線,他的體溫是溫暖的,儘管在之後我才知道寶石們是不會有體溫的,但在年幼時,我的唯一記憶便是伊爾洛哥哥擁抱我后離去的背影。

 

他很忙嗎?

伊爾洛是受歡迎的人呢。

 

我在春日櫻花綻放的時節看到了伊爾洛,他站在巨大的櫻花樹下,一陣風吹過,飄落的櫻花伴隨著他在風中似乎搖搖欲墜的背影,人們說伊爾洛是強大的,但那一刻他比任何一個人都要脆弱,為什麼呢,為什麼會痛苦和難過呢。直到後來我才知曉,他的搭檔,一个有着如樱花般绚烂色彩的宝石离去了,被带往遥远的月球。

 

我问黛雅,黄钻哥哥爱着他吗,他爱着黄钻哥哥吗,黛雅喜欢说爱这样浪漫的字眼,我便自作主张认为这就是爱也自作主张的把她当做爱的启蒙导师了。

她說,當然呀,我們都愛著伊爾洛,溫柔而強大的伊爾洛,就如我們也愛著你一樣。黛雅笑的溫和,她耀眼的頭髮在陽光下反射出絢麗的光彩,我知道那是他身為鑽石類硬度的證明。對啊,寶石們都是互相相愛的,他們的愛不講原因,只因為這是應該的,是約定俗成的規則,沒有誰不愛誰呀。

 

不,不是的,我不如他們一樣愛著伊爾洛,他是溫柔耀眼的,但他並不強大啊,他比任何一個寶石都要脆弱,他害怕失去,所以故作堅強,所以對誰都露出溫暖的笑意,所有人愛他,但沒有人心疼他,沒有人願意保護他,伊爾洛是最耀眼但是卻最孤獨的存在啊。

 

 我看到伊爾洛又坐在水池前發呆,那是安特庫沒有離去前的容身之處,巨大的水池毫無波瀾,似乎從未有人在那裡也從未有人離去,伊爾洛沒有抬頭,吉鲁空,他喚到我的姓名。又有寶石離開了,而我無法保護任何人。他的聲音帶些嘶啞,就像波千鳥不在降臨的湖面,我所愛的人在我面前一個個離去,而我卻永遠無法保護他們。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卻又是肯定的悲歎調。

 

愛,又是愛。

又是人類所言可悲而又可憐的愛。

 

我在圖書館翻閱了關於愛與死的所有書籍,那些虛幻縹緲的情人絮語看的我頭腦發脹,愛是什麼,心是什麼,死又是什麼。寶石人不會死,也沒有人類所說的心,他們的愛也是被世間萬物規定的法則,什麼才是真正的愛呢。我可以愛他嗎,我能夠愛他嗎,我是脆弱且年幼的吉鲁空鑽,我和伊爾洛一樣啊,我無法去保護我所愛的人。

 

在那之後我仍舊與伊爾洛一同出行,在陽光下他仍是最閃耀最溫柔的寶石,有白色飛鳥從天空中滑翔而過,云匯聚在一起,今晚應該會有霞光。伊爾洛在我前面走著,時不時搭著無邊無際的話語,月人今天應該回來罷,天空晴的正好,我不知道伊爾洛失去以前的搭檔時是怎樣想的,他會痛苦嗎,而這份痛苦源於愛嗎,溫柔的伊爾洛,對所有人一樣溫柔的伊爾洛,他會愛人嗎?

我在深夜詢問法斯,失去摯愛之人的感覺是什麼樣的?他低下頭,赤金的眼淚就這樣不受控制的從眼眶溢出來,這是人類所說的淚水罷,我想。法斯伸出同樣色彩的雙手抹去抑制不住的淚水,沉默了幾秒,他說,失去他之後我似乎一直在迷霧中前行,看不清,什麼都看不清,霧氣也好大雪也罷,只要是能阻礙我視線的會一個不落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必須謹慎,必須時刻警惕,必須謹言慎行,失去了導航就只能在虛無中飄蕩,這時我才明白曾經的我是多麼愚蠢,但是又多麼幸福。

 

幸福又是什麼,這些只在古老書籍之中出現的詞語晦澀難懂,法斯說,你現在是幸福的,你愛的人陪伴在你身邊啊。那麼伊爾洛就是不幸福的了,他所愛之人已經離他而去,他不幸福也不快樂呀。

 

伊爾洛哥哥,你害怕死亡嗎?我詢問他。他走在前面的腳步明顯一頓,然後回過頭笑出聲,吉鲁空,寶石是不會死掉的,我們的碎片可以拼湊在一起,然後恢復成原來的形狀。死亡也是人類創造的詞彙,在古老書籍的最後一頁,字體已經被渲染開來。我知道,我回答他,但是如果被帶上月球,那就無法再見到喜歡的人了吧,那不就是死亡嗎?

 

我沒有等到他的回答,在那之前月人的箭已穿透我心臟所在的地方,如果我真的擁有一顆心臟的話。我的眼睛仍可以看見,在遠處伊爾洛驚慌失措的表情和面容,我不願意你難過,我也不願意你離開,所以換做我去不是更好嗎?那是我未出口的話語,我不害怕死亡,我只害怕不夠擁有一顆跳動的心臟去保護你。

 

 

伊爾洛是什麼意思呀?

是幸運的意思噢。

真是個好名字呀,伊爾洛哥哥

 

但是身為幸運的我,卻一直不幸呢。

這樣嗎,那讓我成為你的幸運怎麼樣。

 

 

我用一顆卑微的心愛著他,不敢言說,不敢表露,不敢擁抱。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用全身氣力去保護這個脆弱的溫柔的,卻只是一直在我前方前行的背影,伊爾洛和春日綻放的飄落櫻花一般,有著細膩的溫柔的情感,我無法明白這是否是愛,也不知伊爾洛是否如我愛他般這樣愛著我。但那都不重要了,他是我所見,天地間,第一抹溫暖我的色彩。

 

這次就換我來溫暖你好了。

 

 

 


评论(9)
热度(36)
  1. カルデラANRIO临川 转载了此文字
    我晚上就给川哥写文评!!!!!!!!!

© ANRIO临川 | Powered by LOFTER